枸杞鲜为人知的10大秘密

  枸杞鲜为人知的10大秘密

  红宝枸杞是宁夏五宝之一,其果名"枸杞子",作为光耀华夏的神奇的养生保健植物,伴随着黄河文明,经过5000多年文化的洗礼,自古备受推崇,极具神话色彩。

  宁夏作为世界枸杞的正宗产地,长期对枸杞文化的研究片言碎语摘录一些常见的文史资料,导致了源远流长的枸杞文化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宁夏博物馆原馆长,我区著名史学家周兴华,经过多年对枸杞文化的潜心研究,在所著的《枸杞史话》一书中,从枸杞史前文化到中国历史的各个时期,揭露了枸杞鲜为人知的10大秘密。

  秘密之一:宁夏中卫香山是枸杞的原产地

  宁夏中卫香山是枸杞的原产地。枸杞作为神奇名贵植物,在《山海经》、殷商甲骨文、《诗经》等文献中多有记载。《山海经·西山经》载:"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南望瑤之泽,西望帝之搏兽之丘,东望焉渊。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据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历史地理学科主要奠基人和开拓者谭其骧先生考证,崇吾山即今宁夏中卫香山。《诗经·小雅·杕杜》说:"陟彼北山,言采其杞。"这里的"北山"指的就是今宁夏六盘山北垂香山地区。唐代《千金翼方》曰:甘州者为真,叶厚大者,是大抵出河西诸郡,其次江、淮间埂上者,实圆如樱桃,全少核,暴干如饼,极膏润有味。所以,崇吾之山"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的神奇枸杞果木应是最早的原生枸杞,中卫香山现在仍生长着枸杞之原植物。

  秘密之二:原始社会人类对枸杞子的营养作用就有了认识原始社会,人们认为万物有灵。在原始人类的世界观中,山川动物、花草树木跟人一样,都有灵魂。特别是一些与人类生活关系密切的树木,他们认为都是神的化身,是神的住所,灵验非凡。

  《山海经》的古老篇章成书于公元前400年左右,但全书收集整理的却是原始社会到秦汉时期的原始巫术活动、远古神话传说、风俗民情、地理交通、山川物产等资料,它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上古社会的原始面貌。

  枸杞作为神奇名贵植物,在《山海经》中多有记载。下引《山海经》中的"杞""芑"类果木,皆系枸杞属植物。

  《西山经》:崇吾之山"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

  《西山经》:又西八十里,曰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其兽多牜乍牛,其阴多磬石,其阳多王雩琈之玉。鸟多赤鷩,可以御火。其草有萆荔,状如乌韭,而生于石上,赤缘木而生,食之已心痛。

  《山海经》崇吾之山等10座大山都生长着枸杞(芑)。生长枸杞(芑)的山和枸杞(芑)一样,都有一些神奇现象。小华之山生长着枸杞等树,生活着野牛,这里的磬石能发出乐音,赤鷩鸟能防御火灾,萆荔草能治疗心痛,这是一座藏有神鸟、奇石、名兽、异木的灵山。余峨之山生长着枸杞等树,这座山上的野兽犰狳会装死,犰狳一出现,残害农作物的螽蝗就减少了。生长着枸杞(芑)等树的历石之山,有黄金、砥石,还有一种野兽叫"梁渠","梁渠"一出现,就会发生兵灾。暴山上长着枸杞(芑)等树,生活着麋、鹿等野兽,埋藏着黄金、玉石等宝藏。东始之山上的枸杞"其汁如血",可以调养良马,山里水溪中的鱼一个头上长着十个身子,人吃了不排泄气体,等等。

  以上记载说明,在原始社会,枸杞是一种野生植物,其果实具有实用价值,有引人关注的特点,所以才与异兽、名鸟、奇石、怪鱼、宝玉、金、银、铜、铁等特产一起被载入《山海经》。

  秘密之三:枸杞种植、采摘、食用至少有4000多年的历史枸杞到底始种于什么时代?现今流行的一些文章说:枸杞最早见于我国两千多年前的《诗经》,并据此论断枸杞种植历史有2000多年。这种说法与史实不符,失之偏晚。

  就古代文献记载而言,枸杞在殷商时期的甲骨文中就有记载,当时称为"杞",如:武丁时期的卜辞载:癸巳卜,令登赉杞。祖庚,祖甲时期的卜辞载:已卯卜行贞,王其田亡灾,在杞;庚辰卜行贞,王其步自杞,亡灾。

  帝乙,帝辛时期的卜辞载:庚寅卜在女香贞,王步于杞,亡灾;壬辰卜,在杞贞,王步于意,亡灾。

  从《山海经》将枸杞子的液汁比喻为人的"血液(其汁如血)"来看,原始社会人类对枸杞子的营养作用就有了认识,就引人关注。

  古代文献记载,陇右河西枸杞甲天下,是枸杞的原生地。夏禹即大禹族群。《史记·六国年表》说"禹兴于西羌"。大禹是羌人,其族群活动于陇右河西地区。陇右河西即今宁夏、甘肃、青海一带,这里自古盛产枸杞,是大禹族群生息、繁衍、发祥之地。大禹族群以枸杞树为图腾,这说明在夏禹时代人们就己认识枸杞,崇拜枸杞了。

  枸杞见载于殷商甲骨文,其种植年代必在甲骨文之前。由此可知,枸杞的种植、采摘、食用至少也有4000年左右的历史了。

  殷商时期,枸杞已属农田人工栽培果木。甲骨卜辞中关于殷商时期农田生产的内容颇多,卜辞中有"田肌'作大田"的记载,还有"黍""稷""麦""稻""杞"等农作物的名称,并将"杞"等农作物与"田"联系在一起。

  甲骨卜辞"已卯卜行贞,王其田亡灾,在杞"的记载,是说殷商国王在"杞""田"中占卜枸杞有无自然灾害。"杞"即枸杞。关于"田"字,《说文解字》释为"树觳日田",《释名》释为"五稼填满其中也"。这就是说,这条甲骨卜辞中的"田"字,是指种满了枸杞的农"田"。种满了枸杞的农"田",当然是指人工种植枸杞的农田了。所以,甲骨卜辞"王其田亡灾,在杞"的记载,明确无误地证明枸杞在殷商时期已属人工种植的农田果木了。

  甲骨卜辞"庚辰卜行贞,王其步自杞,亡灾";"庚寅卜在女香贞,王步于杞,亡灾;壬辰卜,在杞贞,王步于意,亡灾"。以上卜辞都是说殷商国王在枸杞"田"中进行占卜,预测枸杞有无自然灾害,均得到了"亡灾"的吉兆。

  以上甲骨卜辞关于枸杞的记载证实:一是殷商时期枸杞已属人工种植的农田作物。

  秘密之四:三皇五帝时代的“上品”

  据先秦文献记载,神农氏是华夏古代“三皇”之一。传说从神农氏时代开始,炎黄族群由采集农业发展到种植农业。由于神农氏“始尝百草”,才分辨出了许多植物的性质用途,总结发明了中医医药学。司马贞补《三皇本纪》说:“炎帝,神农氏,姜姓。母曰女登,有蟜氏之女,为少典妃感神龙而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用,以教万人。始教耕,故号神农氏。于是作蜡祭,以赭鞭鞭草木,始尝百草,始有医药。”流传至今的《神农本草经》,传说源自神农氏时代。《神农本草经》虽然成书于战国至秦汉时期,但总结记载的却是上古以来华夏族群的医药学知识,是我国现存最早的药学专著。药用枸杞最早见载于《神农本草经》。《神农本草经·卷一·上经》记载:“枸杞味苦寒。主五内邪气,热中,消渴,周痹。久服,坚筋骨,轻身不老(御览作耐老)”。枸杞在《神农本草经》中被列为是中药药材“木”类药品中的“上品”药。《神农四经》说:上药令人身安命延,升为天神;中药养性;下药除病。所谓“上品”药,即養命之药。

  秘密之五:商周枸杞佳酿

  商周时代酒文化昌盛,饮酒成风。

  《史记·殷本纪》载:殷纣王“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正义》引《太公六韬》说:“纣为酒池,迴船糟丘而牛饮者三千余人为辈”。甲骨卜辞还出现了“毕酒才疒”的记载,这说明殷人对酒与身体健康的关系有了较高的认识。

  殷人崇尚祭祀,无旬不祭。甲骨卜辞中“酒”字极多,说明殷商时期把酒作为重要的饮料与祭品。殷人祭祀有尞祀、瘗埋、灌祭、沉祭等形式,祭品有牺牲、五谷、果品和酒。殷人的灌祭是把酒和血浇注于地上,使其渗透于地下。

  殷商时期,粮食生产大幅增加。甲骨文中关于农田生产的内容颇多,卜辞中有“田”“作大田”的记载,还有“黍”“稷”“麦”“稻”“杞”等农作物的名称及种植记载。五谷杂粮食用有余,粮食酿酒蔚为大观。枸杞的正确喝法

  从甲骨卜辞记载看,枸杞是大田生产,产量大。枸杞不同于五谷杂粮,其鲜果、干果极易氧化变霉,不易保存。所以,殷商时期生产的枸杞应是主要用于酿酒。

  殷商时代酿酒技术非常成熟,酒业发达。《古文尚书·说命下》载:“若作酒醪,尔惟曲蘖”。曲蘖就是酒曲,是制酒的一种糖化发酵剂。殷商的酒类有酒、汤液、醪醴、鬯。醴是带汁滓的釀制品,鬯是“以百草之香郁金合而酿之(《白虎通义》)”。殷墟酿酒遗址出土的酿酒大缸、青铜酒器就是殷人用水果、粮食进行大规模酿酒的证据。

  《诗经》305篇,其中歌咏枸杞的至少有10篇。在歌咏枸杞的10篇诗中,有2篇将枸杞与酒写在同一首诗中。一篇是《湛露》,令一篇是《北山》。关于《湛露》,《左传·文公四年》说:“昔诸侯朝正于王,王宴乐之,于是乎赋《湛露》,则天子当阳,诸侯用命也”。旧说这首诗是周天子夜宴诸侯的乐歌。诗中记述了周王夜宴诸侯的盛况,诗歌将喝不醉不归的盛大酒宴与沾满了浓浓露水珠的晶莹透红的枸杞子树联想到一起,以枸杞比兴颂扬神圣的宗庙祭祀、君子的高贵身份、显赫地位、敦厚美德和潇洒气质。这说明,在西周时代,枸杞子作为酒饮、食品、赠品已经走红人们的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唱红了当时的社会生活。

  《北山》着重揭露西周社会阶层劳役不公、苦乐不均的现象。诗中通过12个对立现象的比较,有力鞭斥了不合理的等级社会。特别有意思的是诗开篇就说我们登上北山摘枸杞,从早到晚忙个不停,随后又怨愤地说有些人却饮酒享乐睡大觉等等。诗篇将摘枸杞与饮酒享乐连系在一起大发感叹,看来枸杞与酿酒不无关系。

  20世纪90年代末期,在《诗经》“北山”所在的中卫香山,发现了一批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其中有单耳陶罐和无耳陶杯。1989年,在“北山”所在的中卫县西台乡双瘩村狼窝子坑发现了一批西周时期的青铜短剑墓群,出土遗物中有单耳陶罐、单耳陶杯、陶勺、石勺,还有一件小陶罐中盛有糜子。对照考古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酿酒遗址出土的被专家视为酒器的单耳陶罐、单耳陶杯,中卫香山、狼窝子坑出土的上述单耳陶罐、单耳陶杯、无耳陶杯、陶勺、石勺,也应与飲酒有关。从甲骨文、《诗经》记述看,宁夏及其毗邻地区的枸杞栽培种植、酿酒食用由来已久,远早于西周时期。

  枸杞从商周以来就成为人们种植、食用的珍品果实与佳酿美酒原料。枸杞果实的采摘食用以及作为贵重礼品赏赐于人,早见于甲骨卜辞的记载。

  枸杞作为天然酿酒的原料树种,在殷商甲骨卜辞中多有记载,这既是枸杞子种植于的夏商时期的第一手证据,也是枸杞子作为夏商酿酒原料之一的直接证据。殷商甲骨卜辞对枸杞子与酒的记载与夏商时代社会风气喜好饮酒的上古文献记载是完全一致的。

  秘密之六:秦汉枸杞“神仙”服食酒

  枸杞从夏、商、周以来就成为人们种植、食用的珍品果实与佳酿美酒原料。古人将其鲜果封入大缸自然发酵,酿成酒后,芳香四溢,甘美味醇。枸杞作为食用以及贵重礼品赏赐于人,早见于甲骨卜辞的记载。从殷商时代已能酿造醪、醴、鬯等酒来看,秦汉时期枸杞子酒自在其中。

  汉《淮南枕中記方》说经常服食枸杞汤液可以“老者復少。久服延年,可為真人”;久服枸杞子调成的酒可以“諸疾不生”,使人成為“地仙”。《史记》《华阳国志》记载汉代已将枸杞子酿造的美酒称为“枸酱”酒,汉武帝盛赞枸杞酒甘美异常,说明枸杞子是酿造美酒的绝好原料。《神农本草经》研究说枸杞有“轻身不老”的医药功效,其后的各种医药典籍都研究说枸杞是“神仙服食”的灵丹妙药,都认为常服枸杞酒能“轻身不老”“羽化登仙”。历代名医及知识界都在实践验证、均以各自的体验美誉其神奇功效。

  综上所述,秦汉前后,枸杞及枸杞酒是帝王及“神仙方士”渴求长生不老,“羽化登仙”而经常饮食服用的“神仙服食药”“神仙服食酒”。

  秘密之七:唐宋枸杞“返老还童”酒

  唐代,枸杞成为酿造养生保健酒的主要原料。唐韩鄂编辑的《四时纂要》载有“腊酒”“鹿骨酒”“枸杞子酒”“钟乳酒”“屠苏酒”,还说“九月取枸杞子浸酒饮,令人耐老”,“十月,宜服枣汤、钟乳酒、枸杞膏、地黄煎等物,以养和中气”。唐代酿造的枸杞酒已列入名牌产品。

  孙思邈约生活于581~682年,寿逾百岁,是唐代乃至世界史上著名的医学家和药物学家。孙思邈在其医学宝典中把枸杞酒列为“返老还童”“羽化登仙”的仙方神液,服食者受益匪浅。所谓“返老还童”“羽化登仙”,是益寿延年的代称。

  唐代《千金方》载:“枸杞子逐日摘红熟者,不拘多少,以无灰酒浸之,蜡纸封固,勿令泄气。两月足,取入沙盆中擂烂,滤取汁,同浸酒入银锅内,慢火熬之。不住手搅,恐粘住不匀。候成膏如饧,净瓶密收。每早温酒服二大匙,夜卧再服。百日身轻气壮,积年不辍,可以羽化也”。据元代《饮膳正要·卷第二·神仙服食》篇记载,这种用酒浸泡熬煎而成的枸杞酒叫“金髓煎”,并说常服这种枸杞酒(金髓煎)能“延年益寿,填精补髓,久服发白变黑,返老还童”。 这就是说,常服这种枸杞酒可以“延年益寿”,白发变黑发,使人能“返老还童”。

  秘密之八:元明枸杞宫廷御酒

  元明时期,枸杞酒在钦定13种宫廷御酒中名列前茅。

  据《饮膳正要·卷第三·米谷品》载:“枸杞酒,以甘州枸杞依法酿酒。补虚弱,长肌肉,益精气,去冷风,壮阳道”。《饮膳正要·卷第二·神仙服食》载:有种称作“金髓煎”的枸杞酒,饮之能使人“延年益寿,填精补髓,久服发白变黑,返老还童”。“金髓煎”制法如下:“枸杞(不以多少,采红熟者)。右用无灰酒浸之,冬六日,夏三日,于沙盆内研令烂细,然后以布袋绞取汁,与前浸酒一同慢火熬成膏,于净磁器内封贮。重汤煮之,每服一匙头,入酥油少许,温酒调下”。

  以上包括“枸杞酒”在内的钦定13种宫廷御酒,均载于《饮膳正要》。《饮膳正要》是元朝宫廷饮膳太医忽思慧所著。忽思慧供职于朝廷,任宫庭饮膳太医多年,有条件广泛收集历代名医名著的养生经验和宫廷饮膳秘籍,善于研究与实践,积累了丰富的饮膳经验,并于1330年编撰为《饮膳正要》。《饮膳正要》虽是为皇帝延年益寿编纂,但对人民的饮食营养卫生也有普遍指导意义。

  秘密之九:明清时期,中卫枸杞甲天下

  明清二代,枸杞应用广泛,需求量大。枸杞作为一种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商品进行专业生产,规模经营。S《嘉靖宁夏新志》在“物产”中将枸杞列入“药类”专项。明代医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古者枸杞、地骨取常山者为上,其他丘陵阪岸者皆可用。后世惟取陕西者良,而又以甘州者为绝品。今陕之兰州、灵州、九原以西枸杞,并是大树,其叶厚根粗。河西及甘州者,其子圆如樱桃,暴干紧小少核,干亦红润甘美,味如葡萄,可作果食,异于他处者。……则入药大抵以河西者为上也。”清代《中卫县志》“药类”条载:“枸杞,宁安一带,家种杞园。各省入药甘枸杞,皆宁产也。”“宁安”即今中宁县,清代属中卫县,今属中卫市。当时,中卫家家户户都有种植枸杞的 “杞园”子,各省从甘肃进货的枸杞实际上均产自中卫。中卫枸杞生产之兴盛,规模之大于此可见。由上可知,中卫枸杞自古誉满寰中,名甲天下!

  秘密之十:古往今来,枸杞有“十全之妙用焉”

  历代营养保健理疗实践证明,服用枸杞已成为人们防病治病、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神品,各种医学典籍、私家著述对其妙用记载不胜列举。

  明代医圣李时珍(约1518~1593年)根据历代对枸杞的研究记载,在其《本草纲目》中对枸杞的养生保健功效进行了历史性的总结:“春采枸杞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子,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枸杞使气可充,血可补,阳可生,阴可长,火可降,风可祛,有十全之妙用焉。”

  枸杞种植历经4000年盛行不衰,根本原因在于枸杞养生保健、益寿延年的独特功效历经医疗实践证实,为社会所公认。这是枸杞产业蓬勃发展的原动力。

  更多枸杞信息了解,请关注中国枸杞产业网。

本文由枸杞网发布于枸杞的正确喝法,转载请注明出处:枸杞鲜为人知的10大秘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